中国指南>>新闻资讯>>国内时事



“减负”势在必行

   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犹如新年第一枝迎春花,传递 着教育园地深化改革的好消息。也许是冰封太久了,一些人 还不习惯这早春的气息,也有一些人视“减负”为马耳东风:

  有的教师简单地理解:“同学们,今天布置的练习题由 10道题改为5道题,因为‘减负’了”;有的家长不无担忧: “孩子考不上大学,谁负责”;有的校长安慰家长:“放心 吧,原来怎样还怎样”。于是,个别学校“课内损失课外补 ”,暗地里开办补习班;有的家长则“校内损失校外补”, 使家教业愈发火爆。凡此种种,都说明一些人还没有真正理 解“减负”。

  为什么要“减负”?就是为了全面推进素质教育,造就 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一代新人。在教育大环境不断好转 的今天,“减负”失去的必将是捆绑学生心智的锁链,得到 的却是智慧的增长、灵魂的舒展。

  有人说:不是我们对“减负”不习惯,而是已经司空见 惯,50年间颁布的大小“减负”政策法规就有49个,再多一 个恐怕也不会怎样。

  对“减负”的信心不足,导致教师和家长在“减负”与 “加负”问题上表现出言与行的相悖。这也不能全怪教师和 家长,其中有着深刻的文化社会根源:

  从我们的文化传统看,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万般皆下 品,唯有读书高”的旧观念,一些人还割舍不得,于是对孩 子有多少爱就会产生多少压力,仿佛孩子考的每一分,都将 意味着“黄金屋”和“颜如玉”;

  从现实社会看,教育体制落后,考试繁难,升学率低, 现行的教育评价制度又习惯于用考试分数衡量学生。社会转 型期的产业结构调整,自由择业带来的竞争,更加重升学压 力,分数的绳索把教师、家长和学生牢牢地束缚着。于是, “加负”变得无可奈何而又顺理成章。

  可是,“加负”的结局是过犹不及,如今只能矫枉过正: 减掉过重的课业负担、过重的心理负担和过重的经济负担。

  过重的课业负担和心理负担,除来自传统观念和高考压 力,还来自只增不减的教学方法。传统教学注重对知识的摄 入,而现代知识急剧增长,传播手段日益多元,使得人们对 知识的掌握必须从单纯吸收,转向分析、判断、选择和创造 性地运用。在科学研究上,我们“有所为有所不为”;在教 学上,我们同样应让学生“有所学有所不学”。如果教学只 增不减,学生岂不沦为知识的奴隶?要知道,孩子的头脑不 是等待添满的容器,而是等待点燃的火炬。

  过重的经济负担,则有一部分来自中小学教育行为的商 业化倾向。受经济利益驱使,有些人把中小学看成最大的消 费市场,推销五花八门的教辅材料。据说,去年国家砍掉了 一本教辅材料,某家出版社一年就减少3亿码洋。由此便知为 什么许多部门都对中小学情有独钟。邓小平同志说过:“我 们要千方百计,在别的方面忍耐一些,甚至于牺牲一点速度, 把教育问题解决好。”我们的出版商,能否也牺牲一点经济 利益,把中小学生的过重负担减下来呢?果能如此,则功在 千秋。

  中小学生负担过重造成的危害已显而易见。徐力杀母的 悲剧,毕竟只是极端的例子,负担过重的最大危害在于它影 响我国“普九”的巩固和提高。因为课业的重压、心理的重 负,极易诱发学生厌学。在贫困地区,学生厌学加上家庭经 济的重荷,就足以导致辍学。据一些省份统计,因过重经济 负担而辍学的就占50%。实现“两基”是我国教育的重中之 重,如此侵害教育机体的痼疾,难道还值得留恋吗?“减负 ”势在必行!

  当然,“减负”不是大放羊。作为学生,有一定的负担 是必需的,“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轻飘飘”。

  当然,“减负”只是教育改革链条中的一环,如果相应 的改革不紧紧跟上,“减负”依然要落空。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但是无论怎样,“减负”迟早会 春色满园。那些“原来怎样还怎样”的念头,还是早些丢掉 的好。


2000年2月25日摘自新华社


<<返回新闻主页


中国指南首页 | 商贸指南 | 旅游指南 | 企业上网

本站导航 | 我们的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在"中国指南"作广告

1996-200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指南"由莫柏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