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 江, 納 西 古 城

wooden bridge 聰 明 的 麗 江 人 在 纜 車 站 到 云 杉 坪 的 原 始 森 林 間﹐ 開 辟 出 一 條 曲 曲 彎 彎 的 棧 道﹐ 清 朗 古 朴﹐ 幽 靜 深 遠﹐ 像 是 靠 近 玉 龍 的 序 曲﹐ 先 由 管 樂 飛 出 一 串 悠 揚 的 旋 律﹒ 久 居 鬧 市﹐ 一 踏 進 濃 墨 般 重 綠 的 原 始 大 森 林 中 間﹐ 我 的 心 都 要 碎 了﹐ 那 偉 岸 大 木 排 列 得 遮 天 蔽 日﹐ 那 滿 地 郁 郁 蔥 蔥 的 万 种 草 木﹐ 無 不 透 露 生 命、 生 長、 生 生 不 息 的 真 諦﹗ 扑 鼻 的 花 木 清 香 和 盈 耳 不 絕 的 鳥 鳴﹐ 是 九 天 之 上 也 難 以 享 受 的 吧﹒
泉 水 環 繞 連 接 每 家 門 庭﹐ 開 門 即 河﹐ 迎 面 即 柳﹐ 形 成 高 原 水 鄉 “戶 戶 泉 水﹐ 家 家 垂 柳” 的 特 有 風 采﹒ 他 們 用 水 十 分 講 究﹐ 名 為 三 眼 井﹐ 即 泉 水 噴 涌 的 第 一 眼 井 供 飲 用﹔ 下 流 第 二 眼 井 為 洗 菜﹔ 再 下 流 第 三 眼 井 方 可 用 以 洗 衣 服﹐ 嚴 格 分 開﹐ 不 准 亂 用﹒ 一 石 跨 渠﹐ 即 成 一 家﹐ 水 繞 民 家﹐ 自 然 處 處 以 橋 通 路﹒ 大 研 保 存 了 許 多 座 明 清 的 石 拱 橋﹐ 雖 經 几 百 年 的 風 雨 剝 蝕、 兵 火 焚 毀﹐ 乃 至 多 次 大 地 震 的 破 坏﹐ 石 橋 如 故﹐ 至 今 依 然 雄 跨 主 河﹐ 為 這 個 “中 國 的 威 尼 斯”、 “高 原 姑 蘇” 贏 得 一 份 古 朴 的 壯 麗﹒
three-hole wells
a Naxi woman 千 余 年 前﹐ 納 西 古 民 的 “東 巴” (經 師、 智 者) 用 一 种 奇 特 的 象 形 文 字 書 寫 經 文﹐ 完 整 地 保 存 了 納 西 族 的 古 代 文 化﹒ 1,300 多 個 東 巴 文 字﹐ 附 以 l000 多 种 拼 寫 組 合﹐ 記 述 了 他 們 的 歷 史、 理 想、 文 學、 藝 術﹐ 成 為 今 天 趣 昧 盎 然 的 一 個 “奇 跡”﹒ 且 不 說 他 們 的 《創 世 紀》、 《黑 白 爭 戰》、 《魯 般 魯 饒》 三 大 史 詩﹐ 古 老 的 《蹉 模》 舞 蹈 教 程﹐ 至 今 還 保 留 在 白 沙 的 明 代 壁 畫 以 及 堆 滿 玉 龍 十 三 峰 的 民 間 傳 說 …… 納 西 人 所 創 造 的 東 巴 文 化 揭 示 了 一 個 民 族 從 荒 蠻 走 向 文 明﹐ 廣 收 博 采﹐ 從 不 自 封 的 歷 程﹒

[前一頁] [下一頁]


click here to feel china from the closest

笢鱣蜊妀①杈楢汜魂媱こ諦艩



"笢鱣蜊"蚕蘆啡褪撮衄癹鼠侗偞鋤荾
1996-2001 唳鉖齾, 帤躞磉,祥腕眕庥恦恀螂棉し羷阪YR砉
扂腔炵源宒 | 婓"笢鱣蜊"釬V豢 | 陓緻奪燴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