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 夢 瀘 沽 湖
獅 山 极 頂 有 女 神 洞﹐ 洞 內 空 闊 深 邃﹒ 最 令 人 吃 惊 的 是﹐ 這 個 每 年 受 到 數 千 女 性 膜 拜 的 神 圣 處 所﹐ 有 著 上 万 個 謁 拜 者 安 放 在 峭 繞 洞 壁 上 的 泥 制 女 神 像﹒ 任 何 一 點 岩 石 上 突 起﹐ 哪 怕 就 是 一 指 小 階﹐ 都 安 然 端 坐 著 一 位 “女 神”﹒ 据 說 這 數 不 清 的 只 有 巴 掌 大 小 的 造 像 是 由 特 殊 的 泥 土 加 上 香 料 模 壓 而 成﹒ 香 洞 內 陰 濕﹐ 但 經 年 不 污 不 腐﹒

對 歌 狂 舞 通 宵 達 旦

對 歌 狂 舞 通 宵 達 旦

獅 山 腳 下 數 千 公 頃 的 山 場 草 坪﹐ 是 摩 梭 人 一 年 一 度 “轉 山 節” 的 歌 舞 場 所﹐ 農 歷 七 月 二 十 五 日﹐ 万 千 盛 裝 男 女 或 馭 馬 或 步 行 前 往 此 處 祭 女 神﹒ 是 日 男 主 炊 事﹐ 姑 娘 們 則 遍 處 游 山 觀 景﹐ 繼 后 男 女 對 歌 狂 舞﹐ 通 宵 達 旦﹒

摩 梭 人 家 善 漁﹐ 駕 “豬 槽 船”( 獨 木 舟 ) 穿 梭 湖 面﹒ 在 湖 心 的 里 格 島﹐ 每 當 太 陽 初 起 一 刻﹐ 小 島 怪 石 嶙 峋 的 岸 磯 上﹐ 那 些 險 怪 的 淺 灣 里 會 有 許 多 退 潮 不 歸 的 大 魚﹐ 不 費 打 撈 功 夫﹐ 垂 手 可 得﹒ 但 對 過 大 的 擱 淺 的 魚﹐ 摩 梭 人 是 不 吃 的﹐ 這 里 既 有 不 受 過 份 賜 予 的 天 性﹐ 亦 有 他 們 的 口 味 選 擇﹒ 他 們 喜 吃 湖 中 形 如 長 棱 的 無 鱗 魚﹐ 因 其 味 道 鮮 美﹒

豬 槽 船

豬 槽 船

瀘 沽 湖 西 岸 的 大 洛 水 村 是 湖 畔 最 大 的 自 然 村﹒ 那 里 旅 游 業 發 展 迅 速﹐ 一 列 列 民 族 式 的 旅 館 都 將 明 淨 的 大 窗 子 開 向 湖 面﹒ 潮 起 潮 落﹐ 日 升 星 垂 如 在 枕 邊﹒ 村 里 還 組 織 了 自 己 的 船 隊 和 馬 隊﹒ 游 客 多 時 獨 木 舟 如 万 箭 齊 發﹐ 穿 梭 湖 上﹔ 馬 隊 浩 浩 蕩 蕩﹐ 踏 潮 夕﹐ 觀 湖 景﹔ 人 歡 馬 嘯﹐ 一 湖 笑 聲﹒

在 洛 水 流 傳 著 一 則 新 故 事 ﹕ 一 個 染 上 毒 癮 不 能 自 拔 的 城 市 姑 娘 來 到 洛 水 湖 邊﹐ 原 打 算 在 這 片 明 山 淨 水 中 了 卻 殘 夢﹒ 但 摩 梭 人 接 納 了 她﹒ 母 海 的 寬 厚﹐ 女 山 的 尊 嚴 和 摩 梭 母 家 的 融 融 暖 意 使 她 僵 死 的 心 得 以 复 蘇﹒ 她 在 一 位 母 祖 的 呵 護 下 隔 絕 外 扰﹐ 靜 心 養 息﹐ 終 于 戒 除 毒 癮﹒ 當 她 的 家 人 追 尋 到 此 時﹐ 她 發 誓 不 离 洛 水 梋 梋 這 個 她 再 生 的 母 腹﹐ 并 同 一 個 男 青 年 真 誠 相 好﹐ 開 始 了 她 嶄 新 的 生 活﹒ 這 在 摩 梭 人 母 系 家 庭 史 上﹐ 恐 怕 是 前 所 未 有 的 一 例 吧﹒

無 論 怎 樣﹐ 希 望 与 再 生 總 是 這 里 最 美 麗 的 風 景﹒

上一頁




click here to feel china from the closest

笢鱣蜊妀①杈楢汜魂媱こ諦艩



"笢鱣蜊"蚕蘆啡褪撮衄癹鼠侗偞鋤荾
1996-2001 唳鉖齾, 帤躞磉,祥腕眕庥恦恀螂棉し羷阪YR砉
扂腔炵源宒 | 婓"笢鱣蜊"釬V豢 | 陓緻奪燴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