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 無 人 煙 的 羅 布 荒 原﹐ 是 大 自 然 留 給 后 人 的 一 個 難 解 之 迷﹐ 荒 原 上 羅 布 人 的 一 切 又 是 其 中 的 謎 中 之 謎﹒

多 年 來﹐ 瑞 典 探 險 家 斯 文 赫 定 的 名 著 《亞 洲 腹 地 旅 行 記》﹐ 使 塔 克 拉 瑪 干 沙 漠 的 神 秘 古 城 丹 丹 烏 里 克﹐ 特 別 是 羅 布 荒 原 上 的 “探 險 家 的 驛 站” 阿 不 旦﹐ 就 是 我 一 次 次 在 塔 里 木 旅 行 的 目 標 之 一﹗

1984 年﹐ 我 在 新 疆 做 第 一 次 環 繞 塔 克 拉 瑪 干 大 沙 漠 的 旅 行﹒ 8 月 中 旬﹐ 來 到 若 羌 縣 的 米 蘭 鎮﹒ 在 米 蘭 鎮﹐ 我 無 意 中 獲 悉﹐ 附 近 就 居 住 著 一 批 羅 布 人﹐
飽 經 滄 桑 的 羅 布 老 人 庫 万

飽 經 滄 桑 的 羅 布 老 人 庫 万

這 時 我 突 然 發 覺﹐ 阿 不 旦 村 已 經 近 在 眼 前﹒

是 好 客 的 陔 子 們 把 我 們 引 到 了 羅 布 老 人 庫 万 的 家﹒

在 庫 万 庫 都 魯 克 家 度 過 的 那 個 晚 上﹐ 我 至 今 記 憶 猶 新﹒ 庫 万 老 人 清   枯 瘦﹐ 他 的 雙 眼 藏 匿 在 深 隱 的 眼 窩 中﹐ 但 在 回 憶 起 几 十 年 前 在 漁 村 阿 不 旦 生 活 的 往 事 時﹐ 眼 睛 卻 不 時 放 射 出 熠 熠 的 光 芒﹒ 和 他 交 談﹐ 我 仿 佛 進 入 了 一 個 “時 間 隧 道”﹐ 在 往 事 中 遨 游﹒

庫 万 的 記 憶 是 与 世 紀 初 的 漁 獵 生 涯 分 不 開 的﹐ 當 天 晚 上﹐ 他 爽 快 地 答 應﹐ 第 二 天 將 帶 領 我 返 回 如 今 已 淪 為 沙 漠 的 阿 不 旦 村﹐ 憑 吊 逝 去 的 美 好 時 日﹒

當 我 站 在 阿 不 旦 村 村 頭 時﹐ 真 是 激 情 難 抑﹒

羅 布 人 在 湖 中 打 魚

羅 布 人 在 湖 中 打 魚 (斯文赫定畫)

傳 統 漁 獵 用 的 獨 木 舟 現 在 已 不 多 見

傳 統 漁 獵 用 的 獨 木 舟 現 在 已 不 多 見

這 是 一 片 長 二 三 百 米、 寬 三 四 十 米 的 瀕 河 (阿 不 旦 河) 廢 墟﹐ 已 經 被 棄 置 了 一 個 花 甲 的 歲 月﹒ 她 曾 是 羅 布 人 幼 年 的 搖 籃﹐ 童 年 的 學 校﹐ 青 年 的 競 技 場﹐ 老 年 的 歸 宿﹒ 她 依 傍 的 河 湖 水 域 曾 蘊 藏 著 數 不 清 的 謎﹐ 曾 醞 釀 了 溫 馨 繾 綣 的 往 事﹒

庫 万 一 一 引 見 了 村 落 的 每 一 處 遺 址 ﹕ 鄉 約 (伯 克) 的 官 衙、 庫 万 自 己 的 家、 毛 拉 家 的 羊 圈、 漁 人 獨 木 舟 停 靠 的 碼 頭﹐ 這 里 還 有 紅 柳 做 的 針、 羅 布 麻 織 的 漁 网﹒

1984 年 8 月﹐ 我 在 米 蘭 鎮 只 住 了 三 天﹐ 但 這 短 短 的 三 天﹐ 卻 改 變 了 我 對 中 國 西 部 歷 史 的 看 法﹐ 最 終 使 我 將 自 己 的 視 野 集 中 到 人 類 与 環 境 這 個 宏 大 的 課 題 上 來﹒ 而 這 一 切 都 萌 生 于 阿 不 旦 村 的 村 頭﹗


返 回 下一頁




click here to feel china from the closest

笢鱣蜊妀①杈楢汜魂媱こ諦艩



"笢鱣蜊"蚕蘆啡褪撮衄癹鼠侗偞鋤荾
1996-2001 唳鉖齾, 帤躞磉,祥腕眕庥恦恀螂棉し羷阪YR砉
扂腔炵源宒 | 婓"笢鱣蜊"釬V豢 | 陓緻奪燴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