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无人烟的罗布荒原,是大自然留给后人的一个难解之迷,荒原上罗布人的一切又是其中的谜中之谜。

多年来,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的名著《亚洲腹地旅行记》,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神秘古城丹丹乌里克,特别是罗布荒原上的“探险家的驿站”阿不旦,就是我一次次在塔里木旅行的目标之一!

1984年,我在新疆做第一次环绕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旅行。8月中旬,来到若羌县的米兰 镇。 在米兰镇,我无意中获悉,附近就居住着一批罗布人,
饱 经 沧 桑 的 罗 布 老 人 库 万

饱经沧桑的罗布老人库万

这时我突然发觉,阿不旦村已经近在眼前

是好客的孩子们把我们引到了罗布老人库万的家。

在库万库都鲁家度过的那个晚上,我至今记忆犹新。库万老人清癯枯瘦,他的双眼藏匿 在深隐的眼窝中,但在回忆起几十年前在渔村阿不旦生活的往事时,眼睛却不时放射出熠熠的光芒。和他交谈,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时间隧道”,在往事中遨游。

库万的记忆是与世纪初的渔猎生涯分不开的,当天晚上,他爽快地答应,第二天将带领我返回如今已沦为沙漠的阿不旦村,凭吊逝去的美好时日。

当我站在阿不旦村村头时,真是激情难抑。

罗 布 人 在 湖 中 打 鱼

罗布人在湖中打鱼 (斯文赫定画)

传 统 渔 猎 用 的 独 木 舟 现 在 已 不 多 见

传统渔猎用的独木舟现在已不多见

这是一片长二三百米、宽三四十米的濒河(阿不旦河)废墟,已经被弃置了一个花甲的岁月。她曾是罗布人幼年的摇篮,童年的学校,青年的竞技场,老年的归宿。她依傍的河湖水域曾蕴藏着数不清的谜,曾酝酿了温馨缱绻的往事。

库万一一引见了村落的每一处遗址:乡约(伯克)的官衙、库万自己的家、毛拉家的羊圈、渔人独木舟停靠的码头,这里还有红柳做的针、罗布麻织的渔网。

1984年8月,我在米兰镇只住了三天,但这短短的三天,却改变了我对中国西部历史的看法,最终使我将自己的视野集中到人类与环境这个宏大的课题上来。而这一切都萌生于阿不旦村的村头!


返 回 下一页




- 主页 - 华夏之旅 - 环球之旅 - 民俗采风 - 出门手册 - 预订中心 - 旅游论坛 -

本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我们的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中国指南"由厦门莫柏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1996-2014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