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世代代死守罗布泊水域,过着远离尘世、桃花园般生活的罗布人,由于生存环境的恶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迁离家园,最终退出罗布荒原。

年轻的罗布人虽然向先辈们学会了捕鱼和烤鱼技能,但这样的大鱼已经很少见了 年轻的罗布人虽然向先辈们学会了捕鱼和烤鱼技能,但这样的大鱼已经很少见了
年轻的罗布人虽然向先辈们学会了捕鱼和烤鱼技能,这样的大鱼已经很少见了
在罗布方言里,阿不旦是“水草丰美,适宜人居住”之意。罗布人总是将自己的首府叫“阿不旦”。阿不旦人的生活用品都取自身边。这里芦苇有8米高,直径四五公分,他们 就用芦苇盖房、取暖、架桥、铺路、芦花可以充填衣被,可以熬成浓浆代替食糖,他们的衣着是由当地的野麻(后来就被称为“罗布麻”)织成,主食有吃不完的鱼,再加上水禽。从这个角度来说,阿不旦,这就是罗布人的美好世界!

斯文赫定于1900年所画阿不旦附近河上的苇桥

斯文赫定于1900年所画阿不旦附近河上的苇桥

1998年是因生存环境的恶化无法生存而不得不放弃老阿不旦的100周年,也是罗布人迁居最后的聚居地新阿不旦100周年。然而时隔一个世纪,将由谁来亲手结系起新老阿不旦突然中断的历史呢?谁将是老阿不旦放弃百年后的第一个来放者?

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1998年10月10日,我再次抵达米兰镇开始了又一轮考察。

1998年10月11日清晨,另一个罗布老人热合曼领我们踏上前往老阿不旦荒疏已久的路。库万已于1997年去世。热合曼是“世纪同龄人”,他思路敏捷,记忆清晰。

胡杨林、小水塘这已是罗布人理想得生存环境

以后的事实证明,他是罗布人一个世纪间在环境恶化的重负下退出罗布荒原的有力见证,是将最后的罗布人离开阿不旦前后的经历记录在史册上的人。

我们到达的第一个罗布人遗址叫奥特开提干乌依,它的含义就是“火烧了房子的地方”。1998年因地下水位上升、湖泊逐渐成为沼泽等因素而撤离老阿不旦的罗布人先定居在此,一次为驱赶蚊蝇点燃芦苇,控制不住的火势将整个村子烧光,他 们才搬到新阿不旦。而这个地方就成了罗布人退出沙漠的“里程碑”。

再踏上路途,环境恶劣多了,凭着罗布人对故园刻骨铭心的记忆和与生俱来的方向感,我们找到了老阿不旦村。


返 回 下一页




- 主页 - 华夏之旅 - 环球之旅 - 民俗采风 - 出门手册 - 预订中心 - 旅游论坛 -

本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我们的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中国指南"由厦门莫柏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1996-2014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