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Vista Logo Great Wall

西藏铤而走险

作者: 柴火

    自驾车旅行,既是旅游又是一种运动。运动玩的就是心跳就是刺激,如果一路风调雨顺,就像踢一场臭球,挺没劲的。但又不能玩大了,大到车毁人伤那就是玩命了。最好是有惊无险,体验惊险的刺激同时又平平安安。

     走西藏就能得到这样的感觉。

    在西藏的几条线路中(青海到西藏的青藏线、四川到西藏的川藏线、新疆到西藏的新藏线、云南到西藏的滇藏线)比较好走的是青藏线。川藏线和滇藏线山险路陡,冬天冰雪路,夏天泥石流;二郎山隧道打通以前,川藏线更是一道天险危途。新藏线主要是环境和气候险恶,红柳滩、死人沟、甜水海、界山大坂......都是让历代行人心惊胆战的地名。传说在中印战争的时候,我军一个团的兵力从新疆进藏,皆因高原反应而丧生在死人沟。

     有过走新藏线、川藏线的经历,走青藏线就该是如履平地了。但,恰恰就是这最让人不以为然的线路让我体验了最刻骨铭心的惊险。

    那年夏秋之交,朋友四人相约,计划开一辆无级变速的切诺基,走青藏线到拉萨,然后去林芝,走滇藏线到昆明。

    择一良辰吉日从北京出发,走山西、陕西、甘肃、到达青海省的西宁市,,一路顺风。停留数日,备齐物资,9月1日离开西宁,去青海湖,然后奔格尔木。赶上修路,绕道,即从鸟岛、天峻、乌兰到德令哈,再到格尔木,多走200公里。

    格尔木是青藏线的始发站,这座干净整洁的城市虽地处高原,海拔却只有2000多米,进藏的行人尽可以在这儿吸足了氧,以应付第二天漫长而艰苦的行程。从格尔木到那曲,是青藏线最难走的一段路。过五道梁,翻唐古拉山,行程840公里。为了能当天赶到那曲,我们天不亮就起床上路。下了一夜的雨继续稀稀拉拉地下着,天黑路滑,山道上时不时有坑,在一拐弯处,车险些冲下山坡。

    4770米风火口处,三个同们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或昏昏欲睡,或头痛欲裂。我感觉良好,一人下车照相,外面很冷。

    通天河,4400米,河水很大;沱沱河,水量也不小。据说往年这时候,此处是一片河滩。今年雨水大,西藏一带更是出现了20年少有的大暴雨,使通天河、沱沱河呈现波澜壮阔。

    下午2点多到一个叫温泉的小地方,路两边许多小餐馆,有川菜,有清真。看门脸不怎么干净,但大车小车全停在这儿。因为过这村就没那店了,不吃就得饿着脖子翻唐古拉。进餐厅往桌前一坐,三个同伴一趴不起,说看我活蹦乱跳恨不能揍我,只是胳膊抬不动。其实我很想替他们难受,好让他们开车。他们嫌我手潮,不敢把反向盘给我,其实我也是老司机了。雨又下了起来,山高处下的是雪,夹杂着冰茬儿,天气昏暗,路面极滑。肚子开始涨气,我尤甚,因为我吃得最多,我们怀疑是面条不干净。后来才知道,上高原只能吃半饱,吃的太多就涨得难受。塑料瓶子到高原都涨得鼓鼓的,何况肉皮肚子。

     上到4900米,我要求每人吃丹参滴丸。这是高原的必备药,能缓解心脏的不适。不想就这一点药,差点没让我们翻车。我当时小心翼翼把药丸倒在手心上,把手伸给开车的小吴。谁知道正好路过一个坑,他一分神,车子拐了几个弯,好歹是稳住了。

     经幡在召唤,唐古拉山口,5231米。路两边各立一块纪念碑,一块公路碑,一块电信碑。雨雪交加,小心翼翼地保护着相机,照片上的我像怀孕数月的大肚子。

     三个磕长头的藏民,一步一叩地前行,情景庄严而感人。知道他们是去拉萨,不知道他们来自何处,就是从这儿开始计算,他们也要走上大约一年的时间。风餐露宿,日晒雨淋,是什么信念,让他们如此献身?

     翻过唐古拉山,前面的路就好走了。我们当天赶到那曲。从那曲到拉萨仅剩下330多公里路,半天就能赶到。但听说羊八井一带修路,可能要绕行,如此赶到拉萨大约得10个小时。好在从那曲出来,一路平坦,不到3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当雄。出当雄的检查站,有的车允许通过,有的车被指挥走另一条路,我们紧跟着一辆开往拉萨的长途汽车,从拦杆旁边驶过,走原路。况还不错,虽然时不时有正在施工的路段,但可以顺利地从旁边绕过去。但是一过了羊八井兵站,一路都在施工,盘山道无路可绕,在石子路上颠上颠下。颠到一个村落旁走不了啦。前面堵满了车,我们耐心等等疏通。等了一个小时,不见前面车动,后面的车也排成长龙。两位男同胞打探回来,沮丧地说:完了,谁也别想走了。(待续)

选自《旅游文化》


 
厦门国际会展中心



- 主页 - 名胜古迹 - 旅游沙龙 - 电子地图 - 酒店预定 - 机票预定 - 旅游导购 - 黄金路线 - 旅游手册 -

"中国指南"由信达商情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1996-2000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建立镜像
我们的联系方式 | 在"中国指南"作广告 | 写信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