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Vista Logo Great Wall

三爪仑漂流记

作者:伊俊敏

    初夏的一个周日,我们慕名前往江西靖安三爪仑国家森林公园附近漂流。一大早从南昌出发时就一直是霏雨下个不停,花了近两个小时才到了靖安县城,然后一路山路蜿蜒,又花了大半个小时,到达山顶一个小水电站。从这水电站的排水渠往下要走一段时间才能到达漂流点。水渠由石头水泥砌成,并不宽,但流水却很湍急。雨中的山间小路走起来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艰难,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水渠穿过一片梯田,却有通穿的竹子用作水管从水渠上横过,原来是山民给梯田引水的──跨过水渠将上层梯田的水引到下层中,半辟开口的竹子中可见涓涓细流,形成上下对比的水道立交。走着走着不见了水渠,而是到了一条小河边,这就到了漂流点了。

     天上的雨不大却还下过不停,不过也有办法──穿上薄膜雨衣,再系好救生衣,脱掉鞋袜,赤着脚就可以上船了。船其实是充气橡皮艇,每艇坐两人:我坐船头,妻和女儿坐船尾。三岁的女儿是我们这批五六十人中最小的漂客了。在看着比他大的一些小朋友都安全上船漂走后,女儿和我们才上了船,却已是本批最后的几条船之一了。

    绳子一放,橡皮艇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往下冲,这可不是公园里的游船,一开始拿着桨也不知如何控制。也许是故意考验你似的,开头一段的河水还特别的凶急。橡皮艇随水冲过一个石滩,只感觉船头忽的抬起,再一猛转,人随船头已到了后边,抹掉脸上溅起的水花,才知道已冲下来。多次在电视中看到冲浪的刺激场面,这次总算有了一点间接体会。迎着浪花,船冲过石滩,落到下来,却也平稳。其实橡皮艇浮力十足,人又坐着,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不会翻的,更不能和冲浪比了。

     过了头一个石滩,回头看女儿,只见硕大的成人号救生衣如乌龟壳一样裹住了她的整个身体,一只小脸吓成惨白色了,她一声不吭,双手紧紧抱着妈妈的腿。作父亲的本能让我要尽量控制好船,尽量平缓地往下漂,以免吓着女儿。但刚开始很难控制好船。不一会儿,碰上了一颗枯树,好不容易摆脱纠缠,却又冲入一个石滩中,被当中凸出的石头挡住了去路。我使劲地用桨拔,却也无济于事,无奈之中,只好伏在船头,探出一条腿,看着水底的石头,缓缓地将脚落下,无意中看到河水急速下流,水波湍急,似有一阵头晕,幸好立即抬起头来,镇静下来,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将船往后拖,终于退出了石头阵。调转船头,收回腿脚,又可以重新漂流了。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落在后边,等过了一个大转弯,再看前后,嗅无人迹,雨落满山,寂静哑声,只有眼前的流水声。人就是这样,处在嘈杂都市之中便觉人多,等到了无人深处,却又想有同伴。看来我们得提高技术,追上同伴了。总结了一下经验后,我们尽量避开波浪翻滚的浅滩,而走有流水线的深处。终于我们闯过了湍急的河段,逐渐进入平缓的河面,借水流之力往前漂,但可以用桨控制方向了。

    这时候,举目青翠,两岸树木连绵伸到山顶,迎着蒙蒙烟雨,腾升出一系白雾,像仙子飞扬的长袖,松松散散地绕着一片山梁。自己端坐船头,不由想起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尽,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诗句来。只是意境不同。这里宽不过十米,两岸山不算高,但林深茂密,应不乏动物,却不知逃到哪里躲雨去了。眼见前面一丛白花,便唤女儿看过去。女儿从薄膜雨衣中抬起头来,怯生生地说了一句“是白色的花”。好夕从惊悚中回过神来了。只是现在已过了花的时节,只间或有少许褪了色的白花,无法引出爱花的女儿更多的轻松话语来。

    不一会儿,前面河道分了岔,该走哪边呢?左右无人可问,前后不见行船,幸好雨雾朦胧中看到一块牌子指向左边,那就走左边了。不想这左边河道也并不顺畅,没多远就有一个回转急弯。右边是高低不等的石阵,中间靠左横着一块大石头,流水都汇集到左边山崖中,形成一处十分狭窄却又落差大的水道,刚够一条橡皮艇正向通过。我们的艇却稍稍有点偏离,就撞着了左边的石壁,等用桨撑开来,却又忽地落下,跌入下面的漩潭之中,在水中直打转,一不留神,却已转入右岸死角中,被前方伸出的一棵树挡住了去路。

    我们终于费力从死角中摆脱出来,进入相对平缓的河面,抓紧时机奋力往前赶……这不,在雨雾交织的河面前方隐约看到了几个橙色的亮点:这不就是我们的同伴么,救生衣的颜色可是非常显眼的!人一高兴,便放开喉咙:“哎──前面有人么──”,任凭我的声音在山谷中环绕回响。

    下面的河段摆脱了山的纠缠,温驯多了,有一段还可以看到我们进山时的公路。现在是使用桨的时候了,只要避开岸边不时伸过来的树枝,就可以顺利地前进了。看着桨在潺潺流水中划出一点点涟漪和水底依晰可见的鹅卵石,我们的橡皮艇就已轻盈地滑过去了。

    一会儿后,前面有了村落,甚至有农妇在小雨中的河岸洗衣服,再前面一座高高的天桥横空出世,漂流终点就在前方。一心想着到终点了,却不曾留意又陷入一个石滩中,这个滩不深不浅的,石头大小都差不多,橡皮艇只能缓慢前行。人脚踏在艇底可以感觉到微凸的鹅卵石依依不舍地挽留你,也许多情的大自然还想再留你多呆一会儿。终于艇再流不动了,可是也没有什么大石头挡道呵──你只有下了船来,在一片“留步滩”的正中间,也不用退,就拉着船头的绳子,且作一回纤夫吧。

    等到上了岸,换掉湿透的裤子,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饥肠辘辘的,是该吃饭的时间了……晚上回到家,女儿早已恢复了活泼的本性,发现我的小腿上有几处红的蹭掉了皮,可我一点都没觉着。问起女儿漂流怎么样,她只说出了“我有点怕”的话来,也许她还太小,无法真正感受到个中的乐趣,但是我们却记住这次难忘的三爪仑漂流──其实是“大洞山漂流”,也许是这个名字太土了点,再加上靠近三爪仑,所以大家都叫它三爪仑漂流。


 
厦门国际会展中心



- 主页 - 名胜古迹 - 旅游沙龙 - 电子地图 - 酒店预定 - 机票预定 - 旅游导购 - 黄金路线 - 旅游手册 -

"中国指南"由信达商情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1996-2000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建立镜像
我们的联系方式 | 在"中国指南"作广告 | 写信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