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听歌记
当我们问到有无唱武当山的歌时,老姚兴奋起来。只见他走到院当中,腔调一变,手舞足蹈地唱起来:

提起一本《东游记》,
他本是朱家后代根。
说封他有七辈真天子,
他天子状元都不做,
前有乌鸦去带路,
武当山上得了道,
南岩宫里设金身,
东游祖师修行去。

还有八辈状元身。
一心到武当山上去修行。
后有黑虎把山巡。
五百灵官随后跟。
五龙捧身坐金顶。

武当绝顶 这支歌的调子与前两首明显不同,它激越、高亢、粗犷而婉转,有一股强烈的阳刚之气,既充满了深厚的宗教文化底蕴,又有很强的地方特色与艺术感染力。我们被这支歌深深打动,要求他又唱了一遍。后来我们发现,大约是为家乡武当山自豪吧,村里许多歌手都喜欢唱这首名叫《真武大帝坐武当》的歌。

老姚对有幽默风格的民歌特别珍爱。他唱的这些歌让人忍俊不禁。如《光棍歌》:"锣鼓一打颤梭梭,一街二巷笑呵呵。笑得我光棍红了脸,这不是笑我笑哪个?一来笑我无钱使,二来笑我无老婆。有朝一日赢了钱,说他七八上十个。碾道里面安两个,筛的筛来簸的簸;磨道里面安两个,推的推来摞的摞;堂屋里面放两个,给我装烟倒茶喝;房屋里面放两个,她给我铺床叠被窝;厨房里面安两个,她给我杀鸡烙油馍;我光棍落了个多快活,你看我老婆多不多!我睡到夜里摸一摸――(拖腔),摸一摸都是公家伙!"

姚启华真不愧是"歌布袋",他给我们整整唱了一上午,其中有的是关于各朝各代的历史故事,有的是反抗旧婚姻的私情歌,有的是生活歌,有的是劳动号子。他还特别喜爱牧童歌。当地民俗,牧童放牛时喜欢以歌相互挖苦,有时发展到以歌对骂,一边唱歌还一边打"响鞭"。他从房中拿出一根鞭子,这鞭有一丈二尺长,以粗麻制成。只见他走到院中,将鞭抡得呼呼作响。猛然一个反抡,叭――,如枪声一般,在山谷中激起阵阵回声。

李征康告诉我们:老姚家里是地主成份,尽管他在解放时还不到10岁,但运动一来总是挨整的对象。好在他性格开朗,用他的话来说是"爱玩",碰上逢年过节、婚丧嫁娶、做屋上梁等热闹事,最喜欢跑去唱歌助趣。他又有心计,记性也好,从官山到房县,他从许多歌师傅那里学到了各种民歌。这倒使我想起最近宜昌发现的民间艺人刘德方,他也是成份不好,生活困苦,后来从民间文艺中找到了精神寄托,成了一个出色的民间艺人。

武当飞瀑国内外有关民间文艺传承的研究表明:虽然每个人都生活于特定的社区中,学习、继承、享用和传播着自己的传统文化,但大多数人只是被动的接受者与传播者。一个民族、一个地方的民间文化财富,其实主要是由一些积极的民间传承人所保存、发展和传播的。他们是一些特殊的人才,是民族文化的中坚。这种人象大树,一边不断吸收着养料,一边不断地把自已的种子传向四方。姚启华显然就是这样一个积极的民间文化传承人,可喜的是,在他身上所积累的民歌遗产,已经有两代新的传人了!

、二、




- 主页 - 华夏之旅 - 环球之旅 - 民俗采风 - 出门手册 - 预订中心 - 旅游论坛 -

本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我们的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中国指南"由厦门莫柏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1996-2014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建立镜像